王昆侖:太湖之畔走出的傳奇革命家

2021年09月08日 16:16:01 | 來源:無錫市委統戰部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明媚秀麗的太湖黿頭渚公園內一處碧波環繞的山頭上,翠柏掩映中有一座典雅別致的近代建筑,這里就是無錫籍愛國革命家王昆侖青年時期居住、讀書并進行革命活動的“七十二峰山館”。

  1985年王昆侖逝世之后,無錫人民為紀念緬懷這位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著名的政治活動家、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卓越的領導人和著名紅學家,特意將七十二峰山館辟為“王昆侖故居”,時任全國政協主席的鄧穎超還親筆題寫了故居的橫匾。

  時光荏苒,24年之后的2011年,為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無錫市委、市政府斥資數百萬元重新修繕了“王昆侖故居”。

  修繕后的王昆侖故居占地一百余平方米,仿歇山式,三面環廊,中有玲瓏庭院,面朝煙波浩渺的太湖,后山坡上植滿桂花和龍柏,空間開闊,環境幽雅,并增設了“萬方樓會議舊址”和“王昆侖與紅樓夢”兩個展館,故居前安放著無錫本土青年雕塑家顧飚歷時半年多時間精心打磨而成的王昆侖半身石塑像。

  建筑、塑像、圖片、文字,以及這里的一草一木,都在向我們深情訴說著王昆侖這位傳奇革命家走過的不平凡的風雨人生歷程……

  投身革命洪流

  王昆侖原名汝玙,字魯瞻,1902年出生于江蘇無錫城內姚寶巷,少年時期隨父母遷居北京,先后在北京新開路小學、第四中學和北京大學求學。

  從江南小城無錫到全國政治文化中心北京,王昆侖親眼目睹了清政府腐朽無能、帝國主義肆意侵略、國家民族苦難深重的現狀,幼小的心靈早早植入了革命的種子。

  1917年,王昆侖入讀北京大學預科,次年以優異成績正式考入北大哲學系,校內各種思潮風起云涌,相互激蕩,王昆侖如饑如渴的讀書學習,吸納各種進步思想,立志尋求救國救民的道路。

  其中,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和“天下為公”思想對王昆侖影響巨大。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作為北大一年級學生會主席的王昆侖帶領同學積極參加了愛國宣傳和示威游行。

  1922年,為反對北洋政府委派彭允彝出任教育總長,王昆侖作為學生代表赴上海尋求各界支持,期間,拜見了孫中山,因其愛國熱情、超群膽識和出眾才華受到孫中山先生的賞識,親自介紹他加入中國國民黨。

  回到北京后,王昆侖不負囑托,積極籌謀,很快在北大學生中建立起第一個國民黨秘密支部,投身于反對北洋軍閥和帝國主義的斗爭。

  同年,王昆侖從北大畢業,應聘為天津南開中學國文教員。1926年,他來到廣州,任黃埔軍校潮州軍校政治教官,同年七月隨軍北伐,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政治部秘書長。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后,因不滿蔣介石積極反共、消極抗日的做法,王昆侖憤而辭職,奔走于廣州、南京、無錫、上海之間,開始在國民黨內部從事反蔣民主斗爭。

  傾情統一戰線

  “九·一八”事變后,為探索拯救中華的正確道路,王昆侖在無錫姚寶巷老宅和黿頭渚太湖別墅內潛心學習馬列著作,并聯系進步青年,開展革命活動。

  次年,他在無錫創辦《人報》,并用“大魚”、“堪天”等筆名,發表了許多宣傳抗日的文章。殘酷的現實讓王昆侖這位熱忱的愛國青年逐漸認識到,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他萌生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愿望。

  1933年,在國家民族最黑暗的時刻,王昆侖冒著巨大的風險,毅然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他利用國民黨老黨員的身份,長期在國民黨內部從事民主運動和愛國統一戰線工作。

  1935年,王昆侖會同錢俊瑞等革命同道在黿頭渚召開著名的“萬方樓會議”,傳達學習中共中央《八一宣言》,研究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問題。

  之后他為推動國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多方奔走,宣傳發動,并積極營救了大批地下中共黨員和愛國民主人士。

  1941年,在周恩來的親自關懷和指導下,王昆侖在重慶發起組織了簡稱“小民革”的“中國民主革命同盟”,1943年又發起組織“三民主義同志聯合會”,廣泛聯絡國民黨上層愛國人士加入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箲饎倮?,為擺脫政治迫害,王昆侖經組織同意赴美考察,在旅美華僑中開展了一系列反蔣民主活動。

  1949年1月,王昆侖途徑蘇聯回國,籌建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并參加了新政協的籌備工作。1949年9月,王昆侖以民革代表的身份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當選為全國政協常委。

  新中國成立后,王昆侖歷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委員、第一、二、三、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北京市副市長、民革第二、三、四屆中央常委,在新中國經濟文化建設、統戰、外交工作等方面作出了杰出貢獻。

  文革期間,王昆侖遭迫害被關押7年之久,直到1975年才恢復自由。1981年12月20日,王昆侖當選為民革中央主席,繼而又當選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在任期間,他為推動兩岸交流合作、實現祖國和平統一做了大量工作。

  1985年8月,王昆侖因病與世長辭,享年83歲,胡耀邦代表黨中央致悼詞,給予其高度評價,直到這時,他中共黨員的身份才為世人知曉。

  醉心紅樓研究

  王昆侖是一位杰出的革命家、政治活動家,他在文學方面也造詣深厚,是一位頗有建樹的紅學專家。由于出生書香門第,再加上勤勉好學,王昆侖自小就在文學方面表現出過人天賦,他的舊體詩詞和新詩寫得都很出色。

  投身革命工作后,雖戎馬奔忙,王昆侖始終不改書生本色,熱衷于讀書、寫文。早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他就在妻子曹孟君在重慶負責編輯的《現代婦女》上,以“太愚”為筆名發表了一系列評點紅樓人物的文章。

  他的文章受到了周恩來的關注和贊賞,在周的鼓勵下,王昆侖再接再厲,在四年內利用工余會后的時間又陸陸續續發表了十幾篇紅樓人物評論,其中《花襲人論》《晴雯之死》等幾篇文章還受到了毛澤東的稱贊,認為“很有新意,希望繼續寫下去。”

  解放后,王昆侖將紅樓人物系列文章進行了修改潤色,在《光明日報》重新發表,1983年再次修定為17篇,由三聯書店以《紅樓夢人物論》的書名結集出版,后來又一版再版。

  在紅樓人物里,王昆侖對敢愛敢恨、勇于反抗的晴雯情有獨鐘,因此還和女兒王金陵合著了昆曲劇本《晴雯》,后在北方昆劇院首次公演。

  上世紀70年代,王昆侖還寫有古體詩詞100余首,后均編入1988年出版的《王昆侖文集》。

  王昆侖不是專業的紅學家,但他的著作,視角獨特、剖析深刻、語言精辟,顯示了作者深厚的文學造詣、稠密的思想底蘊和革命家獨有的開闊胸襟,因此《紅樓夢人物論》甫一出版,就在學術界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很多人被該書深刻的思想性、高度的藝術性和濃烈的審美性而深深吸引。

  同是無錫人的當代文史大家馮其庸對王昆侖所著的《紅樓夢人物論》也推崇備至,還特意在七十二峰山館前的石頭上,留下了對王昆侖的仰慕推崇之語。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一代傳奇革命家的豐功偉績、多姿人生已塵封在歷史時空里,但他的愛國思想、奮斗精神和文學作品,已成為中華民族永久性的寶貴財富。

  坐落在湖光山色中的王昆侖故居,前擁碧波萬頃,背倚青山翠嶺,已被民革中央確定為“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黨史教育基地”,也將成為無錫展示故居文化的一張獨特名片,更多的人將來到這里,追憶緬懷這位從太湖之畔走出的傳奇革命家——王昆侖。

  • layer 置頂

    icon
中,日韩特黄精品视频免费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