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偉長與張家港結下不解之緣

2021年08月18日 14:55:17 | 來源:蘇州市委統戰部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科教興中華,奔走為蒼生

  縱觀錢偉長傳奇的一生

  他以科學和教育為重點

  為振興中華、為百姓蒼生

  奔走一生

  今天,讓我們一起回憶

  錢老與張家港結下的不解之緣

  錢偉長(1912年10月9日—2010年7月30日)

  錢偉長,江蘇無錫人,著名科學家、教育家,杰出的社會活動家。歷任第五、六、七屆民盟中央副主席,第七屆、八屆、九屆民盟中央名譽主席,第六、七、八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曾任上海工業大學校長,上海大學校長,沙洲職業工學院名譽院長,南京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等學校名譽校長,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等職務。

  擔任沙工名譽院長26載

  錢老與張家港結下的不解之緣還要從成立沙洲職業工學院(以下簡稱沙工)說起。

  ▲1984年9月,沙洲職業工學院建成開學,錢偉長參加并為首批學生開展講座

  民盟盟員、沙洲工學院已故副教授朱貽杰,曾在回憶文章中提起這件事:創辦于1984年的沙工,以全國第一所縣辦大學的“身份”,在當時產生較大影響。殊不知,這里面還有這樣一段故事:當年,時任全國政協常委(后任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中科院院士、上海工業大學(今上海大學)校長等職的錢偉長教授,和費孝通教授等民主黨派中央領導,來沙洲縣(今張家港市)視察和指導工作。

  當得知沙洲縣擬籌辦大學、苦于上級不是很理解支持的時候,錢老當即“自告奮勇”:我來做名譽院長。隨后,錢老親自參加有關座談會,在了解沙洲縣意欲“就地培養急需人才,為經濟建設添柴加薪”的想法后,當場同意回滬后再派人來具體幫助。時隔不久,時任縣委書記陳璧顯同志,派專人將大紅聘書禮送至滬,錢老欣欣然接受。

  ▲錢偉長和時任縣委書記陳璧顯、縣長沈澍東親切交談

  更令沙工師生敬仰和敬佩的是,由于錢老時任上述四大重要職務,相應的政務、盟務、學術和教務活動非常繁忙,但他仍然多次抽空來沙工視察和指導工作。他對沙工建院初期的首批師資招聘、專業類別設置、教學大綱制定和實踐環節配套,都給予了無微不至的關心關懷。建院中后期的青年教師培養、專業檔次升級、教學內容更新和實踐環節,錢老也給予悉心指導。

  ▲左二為陳壁顯,中為錢偉長

  錢老非常關心沙工的發展,他曾擔任名譽院長長達26載。26年間,錢老先后19次來沙工視察指導。當時,錢老關心沙洲縣經濟建設、積極支持就地培養人才、主動答應擔任名譽院長一事,成為國內各大新聞媒體報道的內容,更引起了社會各界特別是教育界對沙工的關注。

  ▲2007年12月3日,錢偉長再次來到沙洲職業工學院,中坐者為錢老

  最讓大家難以忘懷的是,2007年12月,當得知沙工再次易地新建、投資10多億元、占地850畝的新校區投入使用時,已屆95歲高齡的錢老不顧體弱多病,還堅持坐著輪椅來院視察。

  看著這位須發皆白、坐著輪椅的耄耋老人,在場的所有人無不心潮澎湃、為之動容。

  關心張家港民盟發展

  ▲1995年11月2日,錢偉長(中)與民盟張家港市委第一任主委顧肇成(左一)

  在關心沙工發展的同時,錢老還非常關心張家港民盟的發展,并多次接見張家港民盟領導班子和盟員。1995年11月15日,錢老來沙工視察時,時任民盟張家港市委主委顧肇成和民盟沙工支部盟員在沙工小會議室樓下迎接了錢老,錢老親切地和大家握了手,還一起合影留念。

  ▲1995年11月15日,錢偉長在沙洲職業工學院接見民盟市委和沙工支部委員

  民盟盟員、沙工已故講師俞捷曾撰文記載了當時的情況:這是我第二次見到錢老,小小的會議室中擺了兩圈長方形桌椅,大家圍桌暢談,氛圍熱烈,我有幸坐在錢老的后排。在長達2個小時的交流中,我深切體會到了錢老在教學方面的獨到見解,感受深刻如下三點:

  一是教書必須先育人。錢老說,我們老師教學生,首先要教會學生怎樣做人,怎樣做好人,其次是傳授專業知識。因為只有學會做人,才能把所學的知識為祖國、為人民服務。反之無益,甚至有害。他當時還舉了不少例子,來告誡我們這些教育者要教學生做人的道理。

  二是教學要培養興趣。錢老主張教學要先培養學生濃厚的興趣,只有正確的學習動力、濃厚的學習興趣,才能孜孜不倦地學習。

  三是教學要大膽改革。錢老在任原上海工業大學校長時作出了“廢除學時制,實行學分制”的決定,即后來實行的“學分制、選課制、短學期制”,這項改革可謂引時代之先。錢老還提出,大學培養出的學生,首先應該是一個全面的人,其次才是一個擁有學科、專業知識的人。這話放在今天同樣閃爍著積極的現實價值。

  《張家港盟訊》

  錢老還應邀為張家港民盟內部刊物《張家港盟訊》題寫刊名?!稄埣腋勖擞崱窞槊衩耸形瘍瓤?,于1995年5月創刊出版,至今已出刊108期,作為民盟市委的宣傳主陣地,除了在盟員中發放,還同時向本市對口聯系部門、盟員較多單位以及兄弟盟組織贈閱,展示張家港民盟風采。

  現附民盟盟員、沙洲工學院已故副教授朱貽杰一篇寫于2010年的紀念文章

  《痛悼我民盟名譽主席錢偉長教授》

  7月30日,國內各大新聞媒體沉痛地發布了“民盟名譽主席錢偉長教授逝世”的訃告,使我這個古稀之年的晚輩不禁黯然神傷、欲哭無淚。

  想起早年錢偉長教授對我和愛人周浩蘭的深切關懷,宛如昨日?,F通過回憶“商調函”之事,以表沉痛悼念之情。

  1984年10月18日,兼任沙洲工學院名譽院長的錢偉長教授來張家港市視察時,到我院為師生作了一場報告,并得知我倆雖已應聘來院工作,但原上級單位(原湖北第二汽車廠)仍不發給檔案材料和戶口糧油關系,處境十分困難。錢老得知此事后十分關心,親自寫信給我倆的原上級單位領導、第二汽車廠總工程師孟少農院士。孟總和錢老都是清華大學的老學長,又同是留校任教過的老同事。錢老為了達到商調函的效果,則以他私人和校友的名義來寫,信中的謙虛、委婉、含蓄以及原則用詞依次可見。后來調動手續得以順利進行,徹底解決了我倆的“后顧之憂”。

  為了表示謝意,我倆在此事已相隔20年后的2004年,才趁院慶20周年大會之前,在院報上撰寫《我倆與沙工》一文,文中簡要地寫出錢老為我倆親自寫信的內容,文尾突出地指明“‘開創沙洲高等教育事業’的題詞,是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錢偉長教授揮毫的……”。此文亦曾錄入“沙工校慶專題網站”。

  為了表示歉意,我倆在此事又相隔5年后的2009年,在院慶25周年之際,又在院報補寫《回憶錢老的深切關懷》一文。在文首特錄了錢老為我倆親自書寫“商調函”的全部內容。在文尾補寫了“彈指一瞬間,整整25年過去了,每想到錢老的關懷,不由愧疚頓生。我倆過去既未奉函向錢老致謝,也未趁錢老來院或來盟市委視察之時面謝,這顯然有失禮節……”。

  為了表示賀意,我倆在今年春節前夕的2010年1月26日,給錢老寄奉過一封特制的“沙洲職業工學院賀歲信”。賀卡上印有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同志為沙工的題詞:“沙工有如揚子水  不盡人才滾滾來”。在信封和賀卡上,寫上“錢偉長教授”和我倆的署名。另外,我還加寄了一張用表示喜慶的粉紅色A4復印紙打印的“虎年賀歲紙”,紙的下方附有我一段感恩的話:施惠者做過每件好事,都事后忘記,此乃君子;受惠者得以解脫困境,卻沒有忘記,亦非小人,署名“一個平實人的心語”。因不知錢老是否在滬,故改用特快專遞寄“上海延長路 上海大學校長室收轉  錢偉長”。此賀歲信無論錢老收到與否,我倆心意也許能得到一些寬恕。

  為了表示敬意,今年5月中旬,接上海交大某校友來電,相約于5月23日在上海九江路某大酒店,由退休后居滬的同級交大校友舉行歡迎宴會,與從北京和西安等地來滬參觀“上海世博會”的交大校友相聚。我倆因近兩年未見錢老來我民盟市委或沙工視察,不知貴體安康否,回電答應提前到滬,如有可能拜訪錢老以表示敬意。故于5月20日抵滬,看了精彩的“上海世博會”,旅居在福州路一親戚家附近。在滬逗留數日就地打聽情況。不料22日晨,我在仁濟醫院南面一早餐店就餐時,巧遇也來進餐的,與我對座、比我年長的一位先生。他先熱情主動地跟我說,家住虹口區水電路,因來仁濟醫院復診,故一早空腹趕來。我見他和善可親,就回敬他一張自制的沙工名片,作為自我介紹。他看后馬上就說:“我叫××,曾是上大教師,也是離休干部,我們的錢校長不是兼任你院名譽院長嗎!”我答說:“是的。”并急切地問“錢老近來在上海嗎,身體好否?”他沉重地說:“錢老早就生病在滬住院,聽說近來院方加強醫治和監護,謝絕探視。”他因趕去醫院排隊掛號,匆匆地留給我聯系電話走了。我聽此言甚為驚訝,也就惘然若失地回住所了。后來我倆商定,就不去醫院違規拜望錢老了,重新調整了原定的在滬一周的“金婚出游(訪)計劃”。想不到我倆離滬返張家港時隔兩個月的今天,錢老真的走了,這將是我倆終生感到遺憾的事……

  如今,享譽中外的“三錢”中的最后一位,我盟名譽主席、我院名譽院長、我倆耄耋長輩——錢偉長教授雖駕鶴仙逝。但是,錢老慈祥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長者的諄諄教誨猶存耳際,定會用來鞭策和激勵自己前進。也定能鼓勵和鞭策包括有我在內的我民盟市委全體成員,永遠在錢老的十分關心、深切關懷和長輩關愛下,繼續沿著他生前的熱血愛國、熱切愛黨、熱心愛盟的道路奮勇邁進!

  • layer 置頂

    icon
中,日韩特黄精品视频免费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