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時期的鎮江商會

2019年07月26日 16:11:43 | 來源:鎮江市委統戰部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鎮江商會的建立與舊址

  清光緒二十九年,常鎮通海道及丹徒縣照會丹徒縣商務分局代理局董吳兆恩等人,責其興辦商會。經過籌備,鎮江商會于光緒三十一年七月正式成立,初名“鎮江商務分事務所”。因鎮江為通商大埠,工商部命名改為“鎮江商會”。會址設在城西龍王巷內。鎮江因得江河之利,商賈云集,僅西門處行棧即達 400 多家,有 11 個省的客商建了會館, 20 多個行業建立公所。

  1912年10月20日,孫中山蒞臨鎮江,在鎮江商會、商團、廣肇公所等處演講并巡視鎮江要塞炮臺。

  1929年,商界同仁捐資4萬元建成商會辦公房屋,位于鎮江市伯先路,占地面積1891平方米,青磚疊砌。正門朝南,迎街面東另造一大門樓, 整個建筑呈長方形。門上嵌白石橫額。于右任書“鎮江商會”門額。

  鎮江商會舊址保存完好,現為鎮江市工商聯(商會)的辦公場所。

  鎮江商會代表本地工商業者的利益,舉辦社會公益事業

  為保護商界安全,清宣統三年(1911年)辦了商團。辛亥革命后,各同業公會分別舉辦或聯合舉辦私立小學7所與中學1所,除進行普通教育外,還開辦過商科與簿記班。為民族工商業發展的需要,鎮江商會于20年代支持發展鎮揚長途汽車與輪渡聯營。民國18年(1929年)4月,商會與英領事簽約,以5萬元購進英租界的電燈廠與自來水廠,由本地廠家經營。此外,還舉辦瓜鎮義渡局、冬賑局等地方公益救濟事業。民國19年災荒,糧價大漲,鎮江商會自西貢購進大米2萬多包,以平抑物價。翌年蘇北水災,鎮江商會開展募捐并組團赴高郵、興化等地慰問和救濟災民。1947年12月,鎮江商會嚴惠宇等人籌款20億元、白米2千擔作為鎮江貧民冬令救濟之用。鎮江商會還先后籌組了17個救火會。

  鎮江商會具有較高的愛國反帝熱情

  民國8年6月7日,鎮江商會宣布罷市,并發電報給北京政府聲援與支持北京學生的五四愛國運動。民國16年商會積極協助地方當局接管英租界,并派商團協助警察維持治安。九一八事變后,鎮江商會致電國民政府要求對日宣戰,并決定查禁日貨,還翻印并散發《日本田中內閣侵略滿蒙之積極政策》5000份,揭露日本帝國主義亡我之心。民國26年抗戰發生后,鎮江商會積極進行抗日救亡運動,并推動工商界認購救國公債40萬元。日本侵略軍到達鎮江以前,商會及民船公會組織船只,轉移商店物資,疏散難民幾十萬人。愛國將領王柏齡發起倡議集款購買飛機捐獻國家后,以冷御秋、陸小波為首的鎮江商會積極參與其中,并很快便集資購得七架飛機。

  投身抗日洪流的鎮江商會負責人陸小波、冷御秋

  民國時期的鎮江商會,在代表本地工商業者利益的同時,擔當起非常多的社會責任??谷諔馉幈l后,商會在陸小波、冷御秋等人的帶領下,積極投入抗日洪流之中。鎮江商會在抗日救亡中的積極作為,離不開商會領導者陸小波、冷御秋等人的倡導。

  1931年,陸小波以鎮江商會負責人名義發表《告全省商界書》。他主持了鎮江商會執行委員會第五次臨時會議,決定各業商店封存日貨,以抵制日貨;翻印了《日本田中內閣侵略滿蒙之積極政策》,以喚醒民眾。1932年,陸小波在一二八淞滬抗戰中,協助當局處理日艦人員被鎮江民眾打傷事件。同時,與冷御秋等人當選為鎮江縣地方國難救濟會常務委員、鎮江縣自衛委員會委員。1936年,他與冷御秋領銜在《新江蘇報》刊《鎮江各界慰勞綏遠將士委員會啟事》,譴責日寇侵略,號召各界人士以實際行動聲援綏遠抗日將士。他還積極參與了鎮江舉行的募捐慰勞綏遠將士游藝大會。1937年,陸小波與冷御秋、嚴惠宇到鎮江南門外都天廟,頂香燃燭,鄭重宣誓,“以表堅決抗日,堅持民族氣節”,并主編《救亡文輯》,無償贈閱,宣傳抗日。同時,他大力號召社會各界購買救國國債,不數日,鎮江工商界便認購數十萬元。此外,他指令商會下屬新鎮江輪和普濟輪日夜運送難民過江,僅3個月便運送難民逾50萬人。1941年,他又將自己的第三子陸汝源和侄子陸汝乾送到江西瑞金,參軍抗日……

  鎮江商會的另一位負責人冷御秋也全身心投入到抗日救亡之中。

  “盧溝橋事變”后,冷御秋被推為“鎮江縣民眾組織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協調各方接待過境抗戰部隊,協助構筑防御工事,維持治安秩序,接送和慰問傷病兵員,動員工商界購報國公債,查防漢奸,運送過境的難民,做了大量工作,有力支援了前線抗日將士。1937年11月鎮江淪陷前,冷御秋主持物資沿江西撤,他利用商會中的輪船公司,將蠶種近20萬張、顯微鏡多架,直運重慶。同時,還協助鎮江、高資、橋頭等處蠶種場部分技術人員分批乘輪西撤,這批蠶桑技術人員及蠶種為發展四川蠶桑業起了相當大的作用。1937年“七七事變”后,冷御秋與黃炎培、江恒源等,邀請江蘇旅漢人士和流亡青年成立“江蘇省失業青年救濟委員會”,進行救濟工作。冷御秋還帶領委員會在武漢成立了十余個難民收容所,解決臨時難民的吃住和醫療問題,幫助尋找失散親人,半年時間即救濟難民十萬人以上。冷御秋等人還設立了“江蘇紡織工業委員會”,為五百多名失業青年在湘南常德漆家河鎮籌建了“難民紡織廠”。在著名企業家劉靖基兄弟的支持下,從武漢訂購了鐵木織布機一百二十臺,以及紡紗、漿紗、經紗等生產工具,既生產自救也有力地支持了抗戰事業。

  1938年,冷御秋、黃炎培一起向蔣介石面陳發動民眾的意見。此后,冷御秋與黃炎培、江恒源到徐州第五戰區司令長官署訪問了李宗仁將軍。冷御秋在廣西時曾任陸軍小學提調,李宗仁、白崇禧、黃紹竑等都是他的學生。時值臺兒莊戰役前夕,他們三人與李宗仁長談,并提交了一份對第五戰區動員民眾抗日的意見書。 

  1938年,武漢淪陷后,冷御秋撤至四川重慶,以民主人士身份參加了國民參政會。任駐會參政員,從事抗日民主活動。冷御秋在重慶時,常與中共領導干部接觸。周恩來、董必武、林伯渠曾數次到冷寓看望他,促膝談心,親如家人。1944年,在國民參政會三屆三次會議上,他積極支持林伯渠代表中共提出的政治主張,反對國民黨一黨專政,呼吁團結抗日。

  冷御秋訪問延安

  冷御秋在抗日戰爭期間與共產黨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1945年,他赴延安訪問,這也成為鎮江商會史上的一段傳奇。

  1945年7月1日,冷御秋、褚輔成、黃炎培、章伯鈞、左舜生、傅斯年來到重慶九龍坡飛機場,經西安飛抵延安機場。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共領導人均到機場迎接他們。然后,毛澤東主席請六人坐汽車,送至王家坪第18集團軍總司令部小憩。

  在延安的五天時間里,冷御秋多次與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林伯渠等中共領導人暢言交流,常常談至深夜。

  從延安回來后,冷御秋與黃炎培、江恒源聯名發表聲明,揭露國民黨為了抵制中共關于建立聯合政府的主張而召開“國民大會”的陰謀。冷御秋拒絕出席國民黨關于國民大會的討論會。

  冷御秋在訪問延安期間,中共中央送給他的一些有關延安秧歌舞和抗日救亡革命歌曲的小冊子,他冒著風險一直珍藏到解放后。毛主席送給他的兩件毛毯,他也一直珍藏在身邊。

  1945年12月16日,民建在重慶成立,冷御秋當選常務監事。

  陸小波迎接解放軍過江

  1938年夏,陳毅率新四軍第一支隊進抵蘇南,陸小波多次與陳毅會晤,并為其介紹引見各方代表人士,為貫徹黨的團結抗日政策積極貢獻力量,并協助紀振綱為新四軍募集寒衣物資、提供武裝經費,其中僅迫擊炮、輕重機槍就達40多門、挺,為當時裝備簡陋的新四軍雪中送炭。1940年春,主動派人函請韓國鈞支持新四軍抗日,并請其出面調停韓德勤部與新四軍的摩擦。陳毅三進泰州談判時,陸小波幫助陳毅做通韓國鈞的思想工作。

  1949年春節期間,國民黨政府代總統李宗仁派特派員李明揚突然秘密來到鎮江,與陸小波會晤,得知李明揚是銜李宗仁之命往江北秘密會晤陳毅言談國是,即安排李明揚過江。當時鎮江至江北渡船只有一艘,國民黨盤查甚嚴。陸小波與渡輪負責人周密安排,親自護送登輪并請李明揚向陳毅致意,還饋贈禮品給陳毅。李明揚南返時,口傳了陳毅要陸小波“勿離鎮,不久就要相見”的囑咐,還帶來陳毅回贈的碭山梨、徐州山楂等特產。

  揚州解放后,解放軍的電臺廣播:要陸小波留在鎮江等待解放,要商會的商團保衛好工廠、商店。共產黨的公開“勸告”,引起了國民黨當局的不安,“把陸小波帶走,不要被共產黨利用”成了當時國民黨江蘇省政府的一致意見。一些要撤走的國民黨上層人士也勸陸小波不要抱“幻想”趕快準備撤走。陸小波牢記陳毅“勿離鎮”的囑咐,四次拒絕國民黨要員要其到臺灣去的決定。

  1949年4月22日夜,鎮江商會會長陸小波動員商店照常營業,指揮商團荷槍登車維持秩序,制止地痞借機為非作歹。4月23日凌晨,中國人民解放軍偵察分隊到達鎮江。陸小波聯絡接待軍管會先遣代表,趕往商會要求輪船公司立即放船迎接解放軍渡江,并親自到江邊指揮船只往返接送解放大軍過江。鎮江聯和輪船公司駕駛員夏阿毛率先駕輪至六圩迎接解放軍渡江。隨后,大批解放軍相繼渡江到達,鎮江解放。

  陸小波于1951年加入中國民主建國會,曾任江蘇民建第一、二屆副主任委員,民建鎮江市委主委,是江蘇民建、鎮江民建的創始人之一。

 ?。ㄍ鯓s 王抒滟)

  • layer 置頂

    icon
中,日韩特黄精品视频免费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