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方白奔赴延安 毛澤東題詞教導

2019年06月28日 11:33:27 | 來源:啟東市委統戰部、市檔案館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回溯到80年前5月的一天,在陜北延安的窯洞里,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毛澤東鋪紙揮毫,寫下了一段關于闡述中國統一戰線的題詞:“中國目前階段一定要完成民族民主革命,即徹底戰勝日寇與建立新的民主共和國。中國將來階段一定要完成社會主義革命,即實現更進步的更完滿的社會主義共和國。完成這兩個革命都要堅持統一戰線政策,只有好好團結一切革命勢力于統一戰線里面,才能達到目的。”隨后,毛澤東將題詞和自己的一張照片贈送給來訪人施方白。

  民主人士施方白先生

  這是中共黨史上一次有名的接見活動:1938年5月,毛澤東三次接見中國農工民主黨元老、啟東籍著名民主人士施方白,并為其題詞。

  東疆赤子  民主元老

  獲得毛澤東接見及題詞的施方白,為著名的“第三黨”(系中國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簡稱第三黨,即農工民主黨的前身)人士,1887出生于崇明外沙北新(今屬啟東市北新鎮)一個普通農家。1910年,施方白在上海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參加討伐袁世凱活動。事敗,流亡日本,進入孫中山創辦的浩然軍事學社學習。1914年其加入孫中山的中華革命黨,同年奉命返回上海,分管黨務工作。1919年,施方白赴南洋群島檳榔嶼,在當地華僑學校執教期間,主編《光華日報》,反對軍閥政府,鼓勵華僑愛國,1921年回國。1926年,經啟海同鄉季方(系江蘇海門人,時任國民革命軍政治部組織科長,第二十二師黨代表兼政治部主任;建國后,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農工民主黨中央名譽主席)介紹,在鄧演達主持的北伐軍總政治部工作。1927年,其因資助共產黨人胡若愚等人脫險,以“跨黨分子”罪名被捕,幸得友人救釋。1929年,施方白回到家鄉擔任啟東縣第二任縣長,因同情和支持工農革命而被迫辭職。之后,仍繼續從事革命活動。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后,出現了國共再度合作的新局面,但是蔣介石“抗戰其名,反攻其實”。 施方白為尋求抗日救國真理,1938年春,經周恩來、董必武介紹,其踏上了赴陜北探求革命真理之路。

  與施方白一道奔赴延安的,還有一位比他年輕12歲的同鄉沈維岳。沈維岳也是啟東北新人。1925年,進入黃埔軍校第4期學習,受周恩來、惲代英的影響,傾心中國共產黨。施方白任啟東縣長時,他擔任縣公安隊隊長,后因掩護共產黨員顧南洲而被革職??箲鸨l后,積極參與抗日救亡活動。1938年5月,與施方白經過輾轉,終于到達延安。

  奔赴圣地  晉謁領袖

  1938年5月3日,毛澤東親自接見了施方白和沈維岳。上午8時,倆人前往毛澤東住處。毛澤東在門口迎接,并一一熱情握手。隨著毛澤東一聲親切的“請!”,倆人走了進去。這是一所陳舊的窯洞,里面擺著普通的桌椅。毛澤東示意施、沈坐下,警衛員拿出一包“大前門”香煙,發一支施、一支沈,也發一支主席,沈不會抽煙,毛澤東示意“請!”沈維岳心想,“這是毛主席的煙呀!”于是,便接一支在手。香煙點著后,毛澤東就親切地開始和施、沈談話。毛澤東先問道:“兩位同志想要談什么問題?先請教。”

  “我們來請教主席!”施方白把預備要問的問題提了出來,“第一點,現在國共合作抗日了,共產主義革命是否仍要進行?第二點,如果仍要進行的話,是否放棄沒收資本、沒收土地的政策?第三點,對于三民主義,是否仍按照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執行,還是要把三民主義作為共產黨的最低綱領?第四點,抗日戰爭的前途如何,敵強我弱,打敗日本的把握在哪里?第五點,戰勝日本后,中國的建設道路是什么?第六點,蔣一向反復無常,這一次合作能夠到底嗎,其保證是什么?第七點,要是蔣介石再叛變,國共再分裂,共產黨可以獨立擔當抗戰嗎?第八點,現在希特勒氣勢洶洶,英美一再退讓,第二次世界大戰會不會打得起來?第九點,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打起來,誰勝誰負,現在是否作個估計?”

  施方白總共提出了9個問題。毛澤東一面微笑著聽,一面快速地抽煙,別人才抽了半支,他的一支煙都抽完了,他丟掉煙頭隨手從口袋里摸出了一只板煙筒來,又在桌上的一個罐里摸出土煙末子,眼睛并不看煙筒、煙罐,一點也不分散注意力,悄悄地裝上煙,銜在嘴里,往上翹著,點上火,當警衛員第二輪敬煙時,主席用板煙筒做了不經意的動作,表示他愛抽這種煙。其實,這只是揉碎了的煙葉子,自然不如香煙好抽,毛澤東只是把“大前門”留作招待客人之用。

  毛澤東很爽快地和倆人談話,并逐一解答提問。在提到世界大戰時,毛澤東說:“第二次世界大戰事實上已經打起來了??!”講到蔣介石時,毛澤東說:“蔣靠不住,他要叛變,這同革命的人士沒有關系,對他是沒有好處的,革命總是要走向勝利的。”

  在施方白后來整理的談話記錄中,他寫道:“我見毛主席于延安城內,談話一小時又十余分鐘。此九答記錄,有關學術思想,為慎重起見,曾于翌日將原稿送請毛主席修正。”施方白把毛澤東對9個問題的回答作了整理,并送請毛澤東修正。

  在延安,施方白和沈維岳先后聽了毛澤東2次報告,到毛主席家里作了3次客,還參觀了延長煤油礦、邊區人民政府、延安高等法院,還有幾所學校、托兒所和人民醫院等。

  1938年5月12日,毛澤東關于堅持統一戰線政策題贈施方白先生

  在最后一次晉見時,施方白表示有意留在延安參加革命,毛澤東對其說:“工作地點可以不拘,但應該注意教育事業,尤其要與青年們聯系,如遇優秀青年,可介紹到陜公或抗大學習。”施方白聽了毛澤東的話,備受鼓舞,當即拿出了早準備好的錦紙,請求題詞。毛澤東謙讓地答應道:“讓我想一想,就寫幾個字吧。”第二天,他就派人送來了題詞。

  謹遵教導  革命無止

  1938年5月底,施方白和沈維岳才依依不舍離開了延安。

  此后,施方白先后介紹了不少進步青年去陜北學習和革命,為革命事業輸送優秀人才。1947年2月,中國農工民主黨成立,施方白參加成立大會,被選舉為中央委員;解放后,其歷任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監委會參事、湖北省委員會主任委員、江蘇省委員會副主任委員;1970年1月,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的迫害下,施方白因病去世,終年84歲。1979年,中共江蘇省委統戰部為施方白召開追悼會,洗清了文革期間加給施方白的一切污蔑之詞,恢復了政治名譽。

  與施共赴延安的同鄉沈維岳則根據毛澤東的建議,回到已淪陷的家鄉啟東,組織抗日游擊隊。1941年8月,沈維岳擔任啟東縣縣長,為啟海建立抗日根據地,作出了重要貢獻。新中國成立后,沈維岳先后在南京、上海、南通任職,曾任中共南通市委統戰部副部長、政協南通市委員會副主席等職,1989年病逝于南通,終年91歲。

  施方白和沈維岳兩位啟東先輩在中國革命的重要轉折關頭,為了尋求抗日救國真理,不遠千里,奔赴延安晉見毛澤東,直接聆聽革命教導,堅定了革命意志。這不僅對兩位革命志士的人生直接產生了重大影響,也極大地鼓舞了啟東人民投身革命斗爭的斗志,也在啟東統一戰線歷史上留下了彌足珍貴的民主人士與我黨親密合作、積極投身革命的偉大精神。

  孫中山先生送給施方白的藤籃

  原文刊載于《摯友》2018年第6期

  • layer 置頂

    icon
中,日韩特黄精品视频免费在线看